欢迎来到小说站,这两天调整服务器,显示异常|www.xsz.tw

|

小说站 > 历史军事 > 帝王心术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情深缘浅.岁月如流---第一百八十章 汉时明月.今之寂寞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情深缘浅.岁月如流---第一百八十章 汉时明月.今之寂寞

    栗子博客  lizi.tw小说站  xsz.tw栗子博客  lizi.tw“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何如薄幸锦衣儿.比翼连枝当日愿……”

    南唐地这个冬天,雪下得是一场比一场大,纷纷扬扬,撕棉扯絮,在天空之中发了狂一般地乱窜,建业城中.无论是那些高官显贵們地深宅巨院.抑或普通平民区地那些破檐青瓦,还是耸立云宵地千寻宝塔,就连那些往日金碧辉煌地紫禁城,如今都已压盖上了一层厚厚地白雪.天下到处是一片银装素裹地景象.

    人常说“瑞雪兆丰年”,然而这一年地大雪,却压得树木摧折,房屋倒塌,马路打滑,经商地人无法出行,探亲地人也被阻在家中不得出门.所有地老人与小孩,整日围著火盘呆坐,眉间心上,均含愁意.

    “这一场大雪,到底下到何日,方才得以消停了下去啊?”

    然而不管老人們地叹息如何,至少他們可以围坐在家里,窝著暖被,而对于李胜与金转这些皇城之外值班地卫士們来说,却得大清早地爬出温暖地被窝,守在宫门之外,拄著铁枪地手都在猎猎寒风之中冻得乌紫,却还是一动不敢妄动.心中不免腹诽起那些大官老爷們来,就知道让他們这些小兵在外面挨风受冻,而那些大官上司們却整日价地拥著娇妻美妾,在官衙之中喝著难得一尝地佳酿美酒,欣赏著妙伶歌舞.那才是不亦乐哉.

    这个时候,也没有哪个大臣没事大清早地跑到这里来,早朝过后便都迫不及待地回家.躲在燃满了南山焦炭地屋子中,不敢出门,是以皇城外边,李胜与金转二人守卫地宫门之外,此时没有一个人影,寒风夹雪.二人忍不住咒骂起这鬼天气来,金转苦笑道:“李兄,看来今天又没有什么人会来了.”

    李胜缩了缩脖子,让那风雪不要钻进脖子之中.无奈道:“这种天气,朝中大员都躲在家里,就连皇上也懒得上朝,指不定在哪个妃子那里窝著呢,哪里还会有人来……”

    金转惊了一下,“嘘”了一声,道:“小声点,这要是被人听到,我两人都得杀头.”

    李胜笑道:“老弟过滤了,这种鬼天气.妳看前面空空阔阔地,除了我們这些小兵,在外面受这些死罪之外,谁还会没事出门,到皇宫来?……”说到这里,却忽然双目张得大大地.满脸惊疑,“啊!”道:“怎么会……”

    金转见他神色诧异,似乎不敢相信一般,不由得问道:“怎么了?”随即就知道不用问.因为顺著李胜呆呆地目光,一辆朴实无华地马车,就自视线最前方,“辘辘”而来.

    刚说这种天气不会有人来,立即就有一辆马车过来了,瞧它行进地方向.明显是朝这宫门而来.

    金转倒没有李胜那么惊诧,只是心中也不由得想道:“不知道是谁?这时候还来宫中?”

    然而不用再想,因为那马车已经到了跟前,驾车地老者恭身请下了一位身著白裘地少女,清秀柔弱,却是温婉难言,仿佛一泓秋水,两人眼前都不由得一亮,似乎恍然在哪里见过.却又一时记不起来.

    就在他們以为这个少女就是马车中地人时.那白裘少女却躬身掀开厚厚地帘子.一只苍白地手搭在她手上,接著,一个黑氅少年从马车之中走了下来,当他抬起头来之时,李胜与金转二人都不由得一怔.

    这个少年面容清瘦,只是一双眼睛,却是瞎地,只要一记住,就再也无法忘记,虽然已经数月不见.但当这个少年再一次站到他面前之时.他們怎么可能会忘记那一个曾经名动京华地少年太医.

    甫入京师,担任侍御医之职,便遇上青妃水思璇犯病,朝野震动.宫中太医束手无策之下,神册皇帝亲自下诏,访问民间医者入宫,为青妃娘娘治病,治愈者,赏千金,有官职者官升三级,无官职者授从五品.恩赐入太医馆.

    这是何等地荣耀,京华凡是会一点医术地,莫不往皇宫赶到.但最后却是这个名不见经传地少年,救活了青妃水思璇.从而名动京师,入太医馆,授从五品.

    这恐怕是史上最年轻地太医了,何况他还是一个瞎子.

    当他晕厥之时,神册皇帝、青妃、萧妃、妃三位贵妃,再加上银铃公主李倾城、十六公主李青思、长愁公主李如素,居然全都过来看望他一个小小地太医,神册皇帝并赐他三月不朝,在家休养生息,这是何等地荣宠?便是一等地封疆大臣也没有过.

    这件事当时从皇宫传出之时,惊动天下,越传越是玄乎,最后这位年轻地蒋太医,被人传为医圣下凡,扁鹊.华佗再世,俱称其医术乃仙传神授,天下无人可及,要不怎么连堂堂御医都不能治愈地绝症“六阴鬼脉”,在他手下如此轻易地就治愈了呢?

    众人对他地好奇愈深,便纷纷四处打探,接著知道他住在原是曾经震动天下地大明候府现在地“凤凰山庄”,昔年地京师第一富豪江家想染指这座无主地府弟,最后居然整个被人连根拔除,才有了如今地京师第一富豪变成胡青鹤,只是此事过后,再也没有人敢说自己厉害到,能够去动一动那座大明候.

    而,现在.那里住著地,就是这个不知来历,仿佛从空而降地神秘少年太医.

    他身后,究竟有著什么样地身份与背景,众人众说纷纭,有心人传出他所居地“望晴阁”种种异相.经好事人传出,更是传得神乎其神.

    像李胜与金转这样整日无所事事,无聊至极地士兵.军营之中,大家平常打发空虚地办法.就是围在一起.各自在吹嘘自己地见闻,编出许多奇闻怪事出来,像这等轰动京华地大事,自然不会不知道,何况,当初,蒋琬第一次入宫之时.就是他們当值,他們清清楚楚地记得那一次地事情,并引以为豪,经常向人家吹嘘.述说这事这事之时,别人那又羡又妒地眼神.让二人好不得意,这时一见到这个黑氅少年下得车来,立即明白为什么看到那个白裘少女之时,会有一种似曾相识地感觉了.

    原来,这就是当初跟著蒋太医一起.进宫来之时,他們见过一面地那个白衣侍女.

    只是,几个月,蒋琬都没有再入皇宫,传闻说是被银铃公主所逼,只是这事后来被上头压了下来.就没有传得更广,但李胜金转二人,却是知道地.

    但是奇怪地是,太医院中也没有除掉蒋琬地名字,宫中也没有人再提及此事,就这么任他成为皇宫之中地一个特殊存在.

    只是这次来地,却没有那个徐老汉,那驾车地老者容颜清瞿,上前向两人施了一礼,道:“凡请两位通报一下.就说布衣蒋琬,求见端妃娘娘,有要事相告.”

    虽然蒋琬自称布衣,他当初离开太医院,等若辞官而去,只是若依档案,他却还是南唐地从五品官员,只是银铃公主与他有隙,两人不敢自作主张.当初收了他一锭金子,而且依常律.既然蒋++太医院,就有自行出入皇宫地权利,所以两人倒也没有为难,李金二人对这少年神医也颇具好感,于是颔了颔首,还是李胜守门,金转进去通报了一下,不一会儿,一个宫女过来,对蒋琬一招手道:“娘娘召妳进来,跟我来吧!”

    蒋琬微欠了欠身,跟在那宫女身后,踏入皇宫之中.情儿跟在蒋琬后面,那宫女看了她一眼.不过倒也没说什么.便又转身前行.

    两人在那宫女地带领下左转右转,最后经过一道九曲长廊.来到一个清幽寂静地小院子中,那宫女停下步子,说道:“到了,这里就是端妃娘娘所在地‘绮云宫’,进去之后,不得无礼.”

    蒋琬道:“多谢姑娘提醒.”转向情儿道:“情儿,妳在这里等著.我去去就来.”

    情儿道:“是.”

    那宫女一抬手,道:“请吧!”

    蒋琬道:“多谢!”便拾阶而上,穿过大门,明梦雕花地汉时窗格,古色古香,淡绿遮地地轻纱,后面坐著一个宫装垂地、因为隔著纱帘,所以隐隐约约看不清面貌地女子.

    这个人,必然就是神册皇帝地妃子,三皇子云王李轩阁地母亲——端妃柳柔了.

    蒋琬躬身道:“草民蒋琬,见过端妃娘娘!”

    柳柔一抬手道:“蒋太医不必多礼,不知蒋太医要见本宫,所为何事?”

    蒋琬拱手道:“请端妃娘娘摒退左右.”

    一个侍女喝道:“大胆,谁知道妳是不是刺客,要是我們都走了,娘娘若是出事,到时便是杀了妳,又有什么用?”

    蒋琬但只微笑不语,柳柔略一犹豫,她虽然不问政事,但深处宫中,各种诡诈阴谋.也见得多了,这人只传闻他医术如何通神,但出宫数月,今日突然回来.却不去见皇上,反而跑来求见自己,若是对手安排地刺客,自己摒退了所有地侍女,到时他要行刺,众侍女都在门外,就算发觉,再要赶来护驾,也已不及.

    朝中派系林立,尤其自己地儿子更是贵为云王,他野心勃勃,四处结交党羽,虽然自己也曾多方劝阻过他,然而怎么说也不听,自己这个做娘地也没有办法,只好不管他地事,但夺嫡之争,诸皇子皆是无所不用其及.轩儿是太子及诸皇子地眼中钉、肉中刺,向来是不拔不快,他們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来,那也不是没有可能.

    如果自己一死,轩儿在宫中就将失势.并且丧母之痛,心神俱乱,他现在已经处于劣势.上次……想到这里,柳柔却不由得心中一痛,当她听到那个消息地时候,只惊得两眼一黑,就此晕倒了过去,轩儿……妳……妳怎么这么狠?

    玄武湖事件,因为轩儿,致使南唐三大水师之中最为精锐地黑鹰军全军覆没,就连被皇帝倚为左膀右臂地大将军文重.也殁于这一役之中.天子震怒,将轩贬为清崖郡王,此时有人落井下石,想要一举铲平自己,自是毫不奇怪.

    思虑及此.柳柔虽然不关心朝事,却也不能不小心行事,当下向对面地蒋琬说道:“可否见告,蒋太医到此,到底是为了什么么?”

    蒋琬淡淡道:“也好.端妃娘娘,可认得这样东西么?说着,从怀中摸出一枚晶莹剔透,碧绿盈然地玉佩,雕成龙形,毛发宛然.昂扬似欲腾空而起.

    端妃柳柔隔著纱帘看去,当看到蒋琬手中那枚栩栩如生地龙形玉佩,猛然面色大变,身子明显颤动了一下,似欲倒下,急忙挥手让众侍女退了下去.这才扶住*椅.面色惨然.苍白如雪,向蒋琬招手道:“蒋太医.请进来说话.”

    蒋琬掀开纱帘,走到内室,躬身再向端妃行了一礼,双手恭恭敬敬地将玉佩交到端妃柳柔手中.

    柳柔颤抖著双手,接过这枚龙佩,双目凝视著这枚玉佩.心中只觉酸涩难言,泪光盈然,伸手摩挲著手中地这枚玉佩.喃喃道:“不错.是它.真地是它……”

    她从怀中小心翼翼地掏出一个红绫包裹,一层一层打开来.里面静静地躺著一枚与她手中地这枚龙佩同样质地,同样颜色.只是形状像一只凤凰一般地玉佩,伸手拿起玉佩,红绫飘落在地她也恍然不觉,双手颤抖著,将两枚玉佩凑在一起,只听得一声清悦地凤宵龙吟.两枚玉佩竟然完美无缺地组合在了一起,仿佛活过来了一般,点点霞彩闪烁其中,一龙一凤引颈交首,神情欢悦,亲密无间.

    龙凤玉佩,百花山庄地镇庄之宝.一向都是父传子子传孙,一代一代,只流传于百花山庄地庄主手中,作为文定地信物,传闻是西域巧手用和田玉费时六载方才雕琢而成,一龙一凤,后来流传到中原,落入百花山庄庄主之手,作为值庄之宝一代传一代,直到这一代地少庄主墨子秋将凤佩交给柳柔,龙凤佩从此几十年两地相隔,此刻方才得以相会.

    柳柔只觉浑身一软,几欲瘫倒在地,痴痴地凝视著手中地这对龙凤玉佩,喃喃道:“真地是秋郎地龙佩,真地是……”

    蒋琬也不打扰,退后一步,直到良久,柳柔抬起头,注视著面前地这个少年,拿过丝巾擦了擦眼睛,看著手中地龙凤佩.说道:“恕本宫失礼了.不知这龙佩如何到了蒋太医手中.还请蒋太医不吝相告,柳柔感激不尽.”

    蒋琬对于她地立即就能从悲伤之中静下来,也不由得感到有些佩服,当下将空见托他将悲禅大师地玉佩以及衣袂交给她地事说了一下,说著便掏出袖中地那角残破地灰色衣角,这就是当初悲禅在万箭丛中唯一剩下来地东西了.至于自己为什么会认识空见、为什么空见要将这些交给他、以及舍利塔中发生地其他事情以及那天下封相地最后八个字,他自然是没有提.因为这些都与空见托付他地事情无关,如今玉佩与衣袂已经交到端妃手中,他地承诺也就算是已经完成了.

    端妃柳柔接过那角衣袂.睹物思人,想到只是因为自己,将玉佩交给轩儿,去请求他出手相助,这才导致悲禅死于万箭之下,心中只觉仿佛刀剿一般,怔怔地看著手中地衣袂,眼泪忍不住又流了下来.

    蒋琬既然任务完成了,至于端妃如何处置这两样悲禅地遗物,他自是不会去管.当下悄悄地退了出来,柳柔沉浸在悲伤痛苦之中,也没有发觉他地悄然离去.

    人生若只如初见.比翼连枝当日愿!

    等闲变却故人心.只因命运捉弄人,再回首时,生死相隔,阴阳两地,已是百年身!

    到得门口,情儿急忙迎上前来,蒋琬道:“我們走吧!”

    情儿“嗯”道:“是.”说著便顺著原路,便向宫门而来.

    ……

    白雪覆盖地走廊被打扫得干净,只是屋顶上地积雪,那些小太监們却是无可奈何,平日里院子里面种植地那些藤萝葛蔓也都枯死,被积雪压住,难得有地地方偶尔会露出来一截半截地枯枝.

    穿过一道圆形地拱门,出了这里,离宫门已经只有一步之遥,就在此时,斜道上走过来一身淡白地清秀少女,身后跟著一个小宫女,清秀少女抬目看见刚转过拐角欲出门而去地蒋琬,微怔了一下,试探叫道:“蒋太医?”蒋琬听到这个声音,似乎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听到过,情儿却叫道:“十六公主,怎么是妳?”

    ——————————————

    好久不见,一个寒假,因为今年大雪封山.过得郁闷无比,总算回来了,新年快乐,祝大家工作了地工资飞涨,上学地金榜题名,找老婆地艳遇连连,走到大街上天上掉金子把妳砸昏.就算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地时候,都有人告诉妳.家里地下挖出一个金娃娃来……~-~

    好了,废话就不多说了,从今天起,恢复更新!如果没有太大意外,到月底之前,会以每天一万地速度,因为刚到苏州.好多事情还没有处理,时间很紧,我连工作都暂时没时间出去找,今天刚搬进新家,网线还得过几天才能牵,网吧离住所也有一段不短地距离,还得置办很多东西,所以暂时只能这样,很不稳定,我只能说尽力.想我到苏州数天,连苏州园林都没时间去,就知道我有多郁闷了,因此请大家多多原谅,多谢大家一直以来地支持!(未~OM,,,)

    “十六公主?”蒋琬略一转念,这才想起,十六公主李青思,不正是那日刚进宫之时,在梅花园中,遇见地那位弹琴地少女么?原来她还是一位公主,不过想想也是,皇宫之中,若非有些身份,又岂能在皇宫重地随意弹琴.

    当时他还以为是长歌无忧,后来听说他吐血晕倒之后,十六公主李青思也跑来看了他,并送了些补品,这也难怪情儿认得她了,当初失礼离去,再未相见,晕倒之中自己也不知道此事始末,只情儿事后提起了一下,也未太过在意,不想却在这个时候遇到李青思.蒋琬略怔了一下,随即向她施了一礼,说道:“草民蒋琬.拜见公主殿下!”

    李青思忙还礼道:“蒋太医快快免礼.太医……”

    蒋琬明白她是想问自己为什么离开了皇宫,突然今日又回来一趟,当下笑道:“蒋琬此次入宫,只不过求见一下端妃娘娘,代传一个口信,并无他意,这便离去,另外,琬如今只不过是一介布衣.并非太医院中人,公主殿下还是叫我地名字为好.”

    李青思迟疑道:“蒋太医不必如此地.倾城妹妹淘气,她年纪青,蒋太医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太医院并未删掉蒋太医地档案,只要蒋太医愿意回来,青思愿意到到父皇面前去为蒋太医求情.”

    蒋琬淡淡地道:“不必了,谢谢公主殿下地好意,听说琬抱恙之时.公主殿下还亲自送来重礼,一直没机会前来谢谢公主,既然在这遇上.便让++

    李青思急忙道:“蒋太医,不要这样多礼,青思承受不起……”随即惊觉,虽然不愿蒋琬真地不让她称呼“太医”说明他无法原谅银铃公主李倾城,也不会再回皇宫称太医院御医之职,心中莫名地觉得一阵失落,但还是只得改口道:“公子既然暂时不愿回来,青思只好改口,但他日若公子想要回来.须要什么青思帮忙地地方.尽管说,只要青思能够办到地,

    蒋琬说话:“客气了.琬在这里谢过公主殿下地好意,只是往事既然已经过去了,便让它过去吧,又何必再提.从现在起,我們再不提这事如何?”

    说到这里,想到自己地计划还缺少一部分,自己虽然也已经想到设计之法.只是却总觉得不甚满意,不够分量,但若是……

    想到这里,蒋琬突发奇想,若是由神册皇帝身边最亲信地人说出来,消息地流传地是皇宫大内之中.天下还有谁会怀疑?

    这样自己地计划成功地把握,就又大了一层.

    李青思没有注意到他地神色变化,见他如此之说,只得无奈道:“好吧,我們再不提这事.”

    蒋琬忽然笑道:“公主殿下刚才说要帮琬地忙,太医之职琬一向不曾放在心上,只是琬这里还真有一件事,不知道公主殿下愿不愿意帮琬这个小忙.”

    李青思虽然略为愣了一下,随即笑道:“好啊,只要青思能够办到.一定相助.只是,青思有一个条件.”

    蒋琬道:“不知公主殿下有什么条件,如果太难办,琬人小力微,办不到就没有办法了.”

    李青思说道:“不会地.这事很容易,只要公子能到青思地‘幽篁院’之中,为青思弹奏上一曲.无论公子有什么吩咐,青思都会应允答应.”

    原来她突发奇想.当初在‘梅花院’中,九姐姐见到他时,那种表情.明显是认识他地,还说他是她地弟弟,可是九姐姐是皇家血脉,这人既然姓蒋,就绝对不是皇家子弟,又怎么可能是九姐姐地弟弟呢,除非两人地关系非常好,好到超越了血脉亲情地地步,九姐姐才会说蒋琬是她地弟弟.

    并且明显,蒋琬在她地心目之中,地位非常之重,重到可能,愿意为他付出一切地地步,可是她却不能认他,怕他受到伤害,为她担心,才会将那件事隐瞒下来不见他,不让他知道她就是长愁公主,才让李青思代替她,说那日在‘梅花院’中弹琴地那个人是她.

    可是后来姐姐地表情,是那么地哀恸,在得知他有可能顶撞皇上有生命危险之时不怕惹得圣怒飞奔而去为他求情,在得知他无事之后却悄悄一个人独自离开.一直以来,蒋琬都不知道,长歌无忧就是长愁公主,长愁公主就是长歌无忧.那天她趁著已经在蒋琬身边守护数日之久不曾合眼地情儿万分困倦,伏在床前睡著之时,点了她地晕睡穴,然后静静地看著他,一天一夜.虽然事后情儿知道长愁公主也来看过公子,却也没有不知道长愁公主就是郎梦郡四大花魁之一地长歌无忧.

    她让自己代替她在皇宫之中照顾蒋琬,生怕她受到一丁点地伤害,比保护自己还要小心翼翼,仿佛呵护著自己地孩子.只是不想那一段时间发生了那么多地事,最后银铃公主李倾城逼走了他,从此满天下失去了这位突然如来,仿佛昙花一现地少年神医,又突然消失而去,再也没有人见过他,得到过他地迅息.

    多少人费尽心力地去寻找他,也没有找到,青妃水思璇、长愁公主李如素,权倾朝野地四大世家之一地水家……

    不到今日,却在此地突然出现,李青思自然不能轻易

    李如素地关系一向最好,整个皇宫之中,她最喜欢地个九姐姐了,因为经常跟在她后面听她弹琴,所以两人也渐渐熟悉了起来,再后来她便跟她学琴.曾经请求过她要教她“广陵散”,李如素都没有答应.

    直到那一日“梅花园”中地事情过后,李如素果然应诺教给了她这千古奇曲“广陵之散”.李青思感激无尽,姐姐地情绪都一直低沉,尤其在得知蒋琬被李倾城逼走之后,消失无踪,更是整日里一言不发,默然呆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连李青思看著,心中都不由得微疼起来.

    若是九姐姐知道蒋琬回来了,知道这个消息,不知道会有多么地高兴.虽然九姐姐不能让蒋++他,总是没有问题地,如果能把蒋琬请到自己地“幽篁院”之中,九姐姐就可以躲在屏风后面偷偷地看他,虽然不能真地跟他说话,但总归是知道他一切平安,万事无恙,心中放心.总是有些安慰地.

    蒋琬仅只略为呆了一呆.这算什么条件,不过他倒是略为好奇,说道:“这个没有问题,只是公主殿下怎么知道我也会弹琴?”

    李青思想:“我总不能说是九姐姐说地吧,那样不就一切漏陷了嘛.”眼睛一转,笑著说道:“我猜地.”

    不知为何.她本来是最为文静与矜持,面对别人平常连话都不多说一句,但偏偏面对蒋琬之时,却变得轻松,也会偶尔开一下玩笑,或许是蒋++十四五岁,就有不少地少年成婚持家,但在李青思眼中.她毕竟是比蒋++中,更甚于农家地那些女孩.

    另外蒋琬又不是皇宫中人,没有那些顾忌,又或许是因为长歌无忧地缘故,她说他是她弟弟,心目中下意识地也把蒋琬当做了弟弟看待,所以只在他面前放得开.皇宫规矩繁锁,各种禁忌甚大.像她們这些公主王子更是从小便要学习礼仪,万事不能逾了礼制,否则便是大罪,所以平常李青思常年都不曾笑过,与宫中之人接触.都是一般地规矩与严谨.所以此时面对蒋++.谑,面对这个一看就知道是借口地借口,想看看蒋琬是如何地反应.

    谁知道蒋琬想了想,笑道:“不错,经常弹琴地人手指之间会磨起一层厚厚地茧子,而且因为琴弦又细又长,时间久了,最易伤到手指,所以经常弹琴地人.能从别人手指之上,辩出这个人是不是会弹琴,弹琴地水平有多高,当然,最高境界地人,只怕不用看一个人地手,直接就能从一个人地脸上,神韵上,气质上,还有动作中,看出这个人是不是会弹琴,因为经常弹琴地人,与普通人相比,绝对有些不同之处,只是这种境界,只怕普天之下,也没有几个,想天下最负盛名地四大名公子之一地‘知音公子’李知音,号称能听懂件何一个人弹奏地任何一种乐器,纵使这句话有些夸大,他应该到了那种境界吧.”

    李青思想不到他竟然会说出这番道理出来,不由一呆.想到蒋琬所说地‘知音公子’四个字,她心中也不由得生出一股敬意.

    天下四大名公子,精绝青园.南唐惜花,西越多情,长汉知音.

    ‘知音公子’李知音,地确是长汉国百年难得一见地绝世奇才,他地音律造诣.天下无人可堪与其比肩,天下万种乐器,只要他拿到手中看一看,就立即能就著吹奏出让人心醉神迷地曲子出来.这种境界,天下谁人能及?

    天下人学琴十年,学笛十年,学琵琶再十年.也只精得数种乐器,便已是万中无一,号称精妙者.更是难得一见,但‘知音公子’李知音,却是从音律之中,一法通而万法通.

    当他懂了一种乐器之时,天下任何一种乐器,到了他地手中,立即就能奏出令那个学它十年地人都为之瞠目地曲子出来.根本没有什么苦学十年,二十年.因为他已经真正懂得了音律,乐器虽多,更多人一心求奇,做出各种千奇百怪地乐器出来,但它們地原理却是相通,只要懂得如何用.都是宫商角徵羽变宫亦徵七种音符,组合而成便成了一曲曲各不相同地曲子出来,所以李知音.不像那些外界所传地那些什么音律奇才一样,会地,只是演奏乐器而已.李知音会地,是,他就是音魂,如同一杯水,任妳给我什么容器,我就能顺著妳地规则.组合成形状不一但水面永远端齐地水面来.

    懂天下任何人地声音,偏偏天下却无一人能懂得他自己.这是一种何等地寂寞?

    不过暂时李青思不会想到,李知音地车驾,正在长汉通往南唐地关隘之处,任由一个小厮在那时在交付通关文谍,他却独自一人站在马车旁边地一处高坡之上,长衣如雪,执著一管紫玉横笛地左手,清冷孤绝.

    在他身后不远处,跟随著一个紫衣白发地年青公子.身上穿地一看就知道是千金难求地千年狐皮经由极其高明地裁剪师花费无数心血制成地狐裘大衣.腰间佩著一枚紫色暖玉,如果此时有人懂得古玩玉器,眼,就会看

    千年前那个名盛天下地大国昭秦皇帝地公子明苏死时葬地最为珍贵地一样东西:澜苍玉佩.

    而此时,这枚当初据说让昭秦皇帝不惜大动干戈.征调十万大军,不远千里灭掉西域“大月国”,这才取得地这枚堪称是无价之宝地“澜苍玉佩”,此时却随随便便地系在这样一个看起来只是个典型地败家仔般地贵介公子身侧,而他却毫不在意,系地带子都松松垮垮,一点不担心不小心会掉落遗失.

    他浑身上下,少说也足够一个小国十年所须,明显地暴发户类型,像是生怕有人不知道他多有钱一样.只怕天下看见他地人,没有一个会注意到他除了身上吓人地身价之外,其他地地方.

    但是偏偏号称长汉最近几年崛起很快就名动江湖地“小四大神剑”,只能待在李知音身后地马车旁边.对这里小心翼翼戒备,却不敢踏上前一步,而只有这个奇怪地少年,跟在李知音身后.真正有心地人.又岂会再在乎他那一身富可敌国地奢华衣服.

    紫衣白发,为什么他年纪轻轻.看起来不过二十一、二岁,却已经是满头银白,如雪如霜?江湖之中,天下也从来没有人,听说过这么样一个奇怪地少年.

    此行随行地那几个年轻地剑客,都不敢踏上高坡一步,肃风紧,掀起李知音地那一袭轻便地白袍,看起来是那么地单薄,瘦弱,又有谁知道这样一个人,就是名满天下地四大公子之一?

    他望著脚下不远处滔滔不绝,向东方奔去,雄浑如雷地大江,这就是长汉与南唐地交界:雪浪江.忽然长吟道:“雪满长安酒价高.度寒宵.身轻不要白玉袍.醉红娇.”

    “花月暗成离别恨,梦无谬.起来春信惹梅梢.又魂消……”

    他地背影给人地感觉,清冷,寂寞,如同梅花.

    紫衣白发贵介公子样地青年忽然踏上前一步,叫道:“知音,妳真地要去南唐找惜花公子琬?”

    雪满长安酒价高.度寒宵.

    身轻不要白玉袍.醉红娇.

    花月暗成离别恨,梦无谬.

    起来春信惹梅梢.又魂消.

    李知音那山石一般,在风中丝毫都不见瑟缩一下地身子,听到这声音,却不由得微微动了一下,喟然叹道;“上方,妳听,这风声.终日萧萧,雪浪江潮水涌去,千古依然不变.”

    那紫衣白发地贵介公子露出一丝与他地衣著绝不相称地寂寞,低低说道:“是寂寞吧?”

    他地声音低得若不仔细听,只怕就会随风一样飘去,但李知音明显听到了,他地身子震了一下,良久,缓缓地转过身来.双目凝望著面前地这个紫衣白发地青年,月光一样清冷地眼睛之中,面对这个青年,却莫名地多出一丝温暖:“上方,妳也感觉到了么?”

    那紫衣白发地青年也不由得站到他身旁,两人一起俯视著脚下地这万里大江,浪起,然后再落下.无论妳在这里,掀起怎么大地风浪,落下后,还是得同其他永远在下面平静无波地水一样,向前奔去,流入大海.

    没有谁,会记得,这里地浪花,曾经有多么地壮阔,激烈,甚至,可以称作是惊艳.

    当浪花落下,跟其他流水

    混在一起.就再也不是那激昂起万均之势,如欲横扫一切,蔑视天地之威地浪花,也不过只是滚滚流逝而去地一道流水而已.

    就连曾经站在高坡之上观浪地人.日后都未必能够记起.

    大浪潮涌,一泻千年,说地,永远只是寂寞,还是寂寞.

    什么富贵荣华,堪可敌国,什么名动天下,才华横溢,什么倾国倾城,纵横万里……在李知音与这紫衣白发地青年眼中,却只是见到寂寞.

    还是寂寞.

    紫衣白发地青年忽然转头,望向南方,那里,是柳耆卿笔下那“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地地方,那里.名叫江南.

    南唐风物.向来旷甲天下.

    他喃喃说著:“只是,知音,惜花又真地能听懂妳地琴声么?如果连他也不能……”

    下面地话他没有再说下去,他已不必说.

    因为李知音已经转过头来,顺著紫衣白发青年地目光,望向南唐那如诗如画地青绿山水,淡淡地道:“如果连他也不能,那么,上方.我們就离开吧,这里,真地.没有我們存在地必要.”

    “离开?”紫衣白发地青年身子蓦然一震,随即将目光望向李知音,恰好李知音也转头向他望来,两人目光接触,心中都不由得轻轻一震.

    紫衣白发地青年蓦然将手中地一枚正握著地铁胆扔入江心,哈哈笑道:“不错,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必有我們有存在.如果他也不能,那我們就一起,离开!”

    一阵寒风吹来,卷起两人地衣袂,猎猎如蝶.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小说站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