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站,这两天调整服务器,显示异常|www.xsz.tw

|

小说站 > 历史军事 > 帝王心术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为天下人.而杀一人

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为天下人.而杀一人

    空见的声音,带著一种悲悯天下的慈悲,然后蒋琬却没有什么反应,既不同意,也不反驳。小说站  xsz.tw

    「术数伤人,最高的境界,是不管!」

    道琼自称术数天下无双,懂得这个道理,他没有错。

    而空见呢?

    以一已之力,穷尽心血,不惜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来算这关乎著天下各国众生的一卦,又难道是错的?

    在这里遇到空见,蒋琬忽然恍然间便明白了许多的事情,那日,玄武湖之上,最后横空而来,一击之后,便又鸿飞冥冥,不知道所去的那个绝世高手,就是面前的这个和尚。

    而他,竟然是道琼的师兄——空见。

    记得道琼跟他说过:论佛法他于师兄远有不及,若是有缘相遇,原该多聆教益。

    空见的话,一会在这,一会在那,天马行空,倏忽千里,让人只得一步一步跟著他走。只是蒋琬,却还是平静如水,似乎死毫没有觉得奇怪。

    空见的声音缥缥缈缈,顿了一下,他终于又再睁开眼睛,抬头望著蒋琬,厘米那有一种浸透着的无限怜悯之意。

    「或许这是逆天而为,为天地所不容,但空见,尽力了!」

    「如今空见时日无多,这一卦,有可能,永远也算不出来,数日之前,空见刚修成「破玉拳功」第七层。小说站  xsz.tw不想,悲禅一死,空见使用「破玉拳」,又犯了嗔戒。」

    「或许,悲禅临死地时候,真的,是喜乐平静的,他,才是真正的佛门大德啊,非空见所以及之于万一。」

    玄武湖上。悲禅以一已之力,受尽万箭,最后只留下了一角衣袂。

    当空见赶到之时,一时激愤之下,拼著反噬自身,运用刚刚修成的第七层「破玉拳袂」。将那凶兽击成重伤,只是自身也气血激荡。内腑受了重创,本来已经迹近油尽灯枯的身子,更加孱弱,是以自感时日无多,唯一的遗憾,便是他终生心血。欲算出的这天下之卦,却变得更加的扑逆迷离。

    似乎,这个卦相,越变越复杂了。

    本来已经有了一点头绪,现在,他却连再算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空见看著蒋琬。暗道:「或许,今天前来找他,就是贫僧,能为这个世界,所做地。最后一件事情吧!」

    「明君既出,星宿罗列。栗子博客  lizi.tw红鸾星动。剑气遮月!」

    「让空见一直迷惑的是,为什么紫薇星座,不但没有状大,反而越来黯淡了,既然这最前面的两句是明君既出,星宿罗列,既然紫薇星承受著拯救天下万民众生的重任,怎么会越变越为黯淡,红鸾星动,剑气遮月,这又是什么意思?」

    蒋琬莫名其妙,这八句话,原是道琼初见他之时,给他说的,他一直没怎么放在心上,怎料今日,竟然从空见口中,说出这么多的话来?

    难道这八句话,真地隐藏著什么天大的玄机吗?

    对于来自后世地人来说,他根本就不相信有什么命数,真能算出什么东西出来,可是眼下的空见,说得却言之凿凿,竟然让他有一种不得不信的感觉。

    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这种玄妙的术数,可以算出天下的大势吗?

    见蒋琬没有说话,空见忽然问道:「知道贫僧为什么会来找妳吗?」

    不等蒋琬回答,他接著带著一种沉重地语气,缓缓的一字一句说道:「因为,我要带妳离开,十年之中,不要出来!」

    蒋琬与情儿皆是一呆,空见再次垂下眼帘,闭目道:「贫僧算出,施主的存在,将会危及到整个天下的安定,甚至,让万众苍生,忍受无边的战火离乱之苦,天下兵霾纷起,已经数百年,民众水深火热,苦不堪言,所以,贫僧不能允许,施主这样的人,存在于世!」

    情儿面色大变,蒋琬抬起头,似乎正在直视著面前地这个灰衣僧人,淡淡道:「和尚想杀我?」

    空见摇了摇头,双掌合十:「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人命关天,贫僧是出家之人,怎么能枉杀人命!」

    蒋琬冷冷的道:「那妳想怎么样?」

    空见面上现出一抹悲悯之色,缓缓的道:「贫僧想请施主,到藏经阁中,陪伴和尚十年,十年之后,紫薇星应该已经成为一方霸主,就算有人想破坏,也没有那个能力。」

    蒋琬「嗤「之以鼻:「既然和尚是出家之人,怎么能管俗世之事。天道有常,人力如蚁,妳既不是衙门中人,谁又给妳权力,监禁一个普普通通的平民?」

    空见睁开眼来,静静的看著蒋琬,情儿站到蒋琬身前,紧紧地护著蒋琬,她知道这个灰衣僧人的厉害,哪天,在玄武湖上,一个起落之间,便是数十丈之远,虽然她不明白这个灰衣僧人地武功到底有多厉害,但却绝不容许任何人伤害蒋琬一丝一毫,为些,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良久,空见方才道:「就让空见做一次罪人吧,对不起施,或许,却能拯救天下千千万万的众生。」

    蒋琬低下头,心中却不期然的想到,那日,在菩提草庐之中,道琼问他的最后一个问题:杀一人与杀千万人,救一人与救千万,有什么区别?」

    「如果杀一个人,妳就能救千万人,妳还会杀吗?」

    「囚禁十年?为了天下?」蒋琬笑了笑,「我若有心,是不是应该自动跟妳离去,就算我不想去,凭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与一个弱不禁风的侍女,自然不是师伯的对手。」

    「那我,看来是没有选择的余地,不得不跟妳去了?」

    空见道:「贫僧本不愿用强,如果施主不愿意,贫僧说不得,却也只好做一次罪人了!」

    情儿护在蒋琬面前,怒道:「妳这人好不讲理,要想带我們公子走,那便先杀了我吧!」

    空见低头念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如此,贫僧便只好得罪了!」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小说站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