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站,这两天调整服务器,显示异常|www.xsz.tw

|

小说站 > 历史军事 > 帝王心术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不如归去(上)

正文 第二十二章 不如归去(上)

    兄弟們,这一章是因为上榜了,虽然是第十二名,但总算上了,因此寂寞真正是感激涕泠。小说站  xsz.tw为报答各位,大清早的又再加更一章,只是后面一位离我仅差一点,可千万不能让他给比下去,要不寂寞就没心情更了哦。今天这是第三更了,兄弟們,投票吧,千万不要掉下去,别人一票就可以追上了,55555555,好危险啊!

    明长镜捻须微笑着点了点头,对夏还清左镰庸说道:“呵呵,不错,不错,想不到在我們这区区郡治,居然也会出现那么高难度的柘枝之舞,实是难得。”

    夏还清也不由点头附合道:“正是,这柘枝舞老朽活了这一大把年纪,共都只见过两次,一次还是在皇宫大殿之中,想不到今日居然又能一睹其姿,今日来此,纵是只此一舞,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左镰庸点了点头。而台下早已是掌声大作,吴情的呼声震耳欲聋,她面露微笑,俯身施了一礼,退了下去。

    随后四人因有吴情的柘枝在前,均没有什么表现,直到长歌无忧怀抱着古琴出场,那刚才震耳欲聋的呼声才复重新出现。

    呈现在大家面前的舞台现在不同于刚才吴情的金碧辉煌,变得迷蒙隐约起来,舞台之上全是真树真花,枝干横斜,花叶疏密有致,淡雅天然,真如一幅名家水墨山水一般,一股不知何处而来的烟雾,让舞台之上那些真树真花显得缥缈孤绝,若隐若现,在一处悬崖之上,长歌无忧素衣飘拂,对着身前架着的古琴,盘膝横坐,平静如水。小说站  xsz.tw

    只听一声“铮铮”数声,长歌无忧双手抚上琴弦,在这一刹那,台下的众人都有一种错觉,那琴,那人,那雾,那花,那树,那危崖,都仿佛突然之间水乳交融,完全融汇在了一起,分不清哪是人,哪是树,那是花,那是琴声。

    这琴声柔和清澈,极是优雅,过得片刻,声音慢慢低下去,若断若续,有如游丝在夜风中飘荡,却又连绵不绝,更增回肠荡气之意。

    可就在这一片平静之中,忽然“锵锵”数声,似有杀伐之意,片刻又转柔和,声音繁复变幻,每个声音却又昂扬顿锉,悦耳动听。台下众人只听得血脉贲张,忍不住都想站起身来仰天长啸一声,以发泄胸中闷气。

    就在这时,琴音转淡,最后化作一缕似有若无的清音,最后复归于无,似乎沉入到那种神秘的天地之中,不知所在。小说站  xsz.tw

    台下一片寂静,针落可闻,就连长歌无忧什么时候离开都没有一个人发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激动的道:“这是《广陵散》,真的是《广陵散》!天呐,想不到我夏还清活了一辈子,居然能够听到失传已三百多年的《广陵散》这无间绝唱,此生不虚啊!”

    众人闻言立即惊醒,但那种缥缈澎湃的琴音,却还是在他們耳边袅袅不散,转头向公证席上看去,说话的正是三大公证人之一的梨园之宗夏还清。

    左镰庸老泪纵横,仰天长叹:“稽康临刑,面对着广场之上为他请愿的三千太学生,弹奏了一曲《广陵散》之后从容赴死,说道广陵散至今绝矣,不想如今还能得聆天奏,若是错过此行,老头儿只怕将要悔恨终生啊!”

    明长镜也不由得叹息一声,对自已今天来此,觉得简直就是自己这一生最为正确的一次选择,先是《柘枝舞》,再是《广陵散》,下面还有些什么?

    不过相信不管是什么,今天是绝对不可能出现超越长歌无忧琴声的人了,看来今年郎梦郡的花魁,就是紫华楼的长歌无忧了。

    就在这时,一个侍女走上前台,对着众人施了一礼,语声柔软地说道:“我家小姐宣布,她退出本届花魁大赛,并离开郎梦郡,行途匆匆,来不及向各位禀告,敬请大家见谅。我家小姐还说了,她今日之所以前来,弹奏这一曲《广陵散》,皆因她没有向她的知音朋友分别,特奏一曲,以作补偿。并说道:若是有缘,他朝自能再在他处再见,前途珍重,万事如意!”

    侍女说完,恭身一礼,退了下去,台下这下子可就热闹了:“什么?长歌姑娘走了,哪个天杀的放走的,靠,我要铲了他!”

    一个仰天作悲痛状,痛不欲生的嚎叫道:“天呐,我的女神啊,妳什么时候走的,怎么也不跟我张大个说声,我好跟妳一起走啊!”

    另一个人一脚把他踹到一边去,不屑道:“去,妳小子算哪根葱!”接着伸手作捧心状:“啊,我的女神,啊,妳的美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啊,我要找到妳,啊,一定向妳表达我对妳那绵绵不绝,滚滚如长江之水,浩浩荡荡的伟大爱情。啊,我要歌颂我跟妳的爱情,女神呐,等着我——”

    四周众人呕声不绝。蒋琬心中却只觉一动,有些失落的道:“无忧姐姐走了!难道她奏《广陵散》,会是因为我么?”

    怜诗诗却有些诧异,心中暗自奇怪的道:“怎么会呢?紫华楼的老鸨怎么可能会放她离开,要知道今夜过后,她可就是当之无愧的郎梦花中魁后,身价千金啊!”

    在远远的一个无人的角落,长歌无忧一身白衣,身后聆烟抱着她的古琴,低声道:“小姐,马车已经等候了半个时辰,我們该走了!”

    长歌无忧远远地望向蒋琬站立那个方向,嘴角边露出一抹诡异的笑意,自言自语道:“琬儿,虽然一部分原因是姐姐因为天魔舞而被门主破格提升为副门主,奉命赴京,但若非为了妳,姐姐还是不会让出这个花魁之位的。妳可懂得么?”

    她一挥衣袖,翻身坐进车内,轻喝道:“走——”

    黑暗中马车“辘辘”远去,但车内的长歌无忧面前却又浮现出蒋琬那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她轻声道:“琬儿,我总感觉,我一定还会再见到妳的,到那时,妳一定认不出我的真面目。”

    “到那时,妳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车声辚辚,终于完全没入黑暗之中,消失不见。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小说站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