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站,这两天调整服务器,显示异常|www.xsz.tw

|

小说站 > 仙侠修真 > 九州风雷劫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化敌为友

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 化敌为友

    何为意外?预料之外,且发生了事情就是意外。

    洪涛对于自己儿子的了解,非常透彻。之前是个浪荡子,如今是个傻子。

    但是这样的人,居然被监察司收了,而且还给了个统领的职位,你说多么的让人意外。

    而且这监察司还有意的将这件事情宣扬出去,让整个荆州的人,都知道。这让洪涛很生气,很郁闷。毕竟当年自己儿子就没有什么好名声,后来落得个雷劈的下场,已经有很多人暗中叫好了。只不过洪守礼命大,雷没劈死他,只是让他变得痴傻。但是痴傻的洪守礼是没人见过的,因为洪涛和洪波在洪守礼出事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把洪守礼给保护了起来,让外人没有这个嘲笑的机会。后来两人有花了充足的聘礼,给这个傻小子,取了个踏实的农家媳妇。

    或许洪守礼就这么过这一辈子挺好,至少洪涛是这样认为的。但是前两天洪涛得到消息,他儿子丢了。不仅是他儿子丢了,他的儿媳妇和孙子也跟着一起丢了。

    若是丢了一个傻子,那就是丢了。可这还有两个正常人呢。尤其是自己那孙子,聪明机灵,不过洪涛到是吸取了之前培养儿子的教训,这次对于这个孙子,他没有丝毫过分的宠溺,对洪波他也是下了死命令,没事的时候不许随便去看他。

    时至如今,这个孙子的成长和表现,洪涛还是很满意的。不过还有一事,另洪涛十分惋惜,那就是自己这个孙子,根骨也是一般,没有练武的天赋。或许这就是老天爷的安排,洪涛这一辈人,两兄弟都是根骨奇佳,皆被红山教收入门下。而他们的下一辈和下下辈的子孙,却是一个习武的材料都没有。

    不过不能习武,那也是洪家的后人,而且这一家子,也是洪家唯一的后人了。如果他们真出了什么事情,洪涛肯定是直接拼命的,洪波也会跟着一起上。

    这样的情况下,监察司居然做出这样的举动。洪涛觉得监察司太不守江湖规矩了,怎么能将自己的家人给卷入进来呢?而且还要给自己那个痴傻的儿子一个统领的职位,这不是胡闹吗。胡闹也就胡闹了,还要让其他江湖人人尽皆知,这可就是在打洪涛的脸了。

    这件事情洪波与洪涛是已通知晓的,他也着急,他也生气,而且一点都不比洪涛要差。他甚至想着自己打上门去,将洪守礼一家人给接回来。但是,他又不能这么做,现在很明显的,洪守礼一家人成了对方的人质。只不过他们说的好听:洪守礼老实忠厚,颇有贤德,今任命其为荆州监察司统领,特此通告江湖同道。

    这样的任命书,如果换个人,可能会笑醒。但是洪守礼不用这个任命书,他也每天笑醒。而且还是边笑边流口水的那种。

    为了这封任命书,洪涛已经先后找了五六次楚先知了。两人虽然交情浅,但是洪涛跟其他监察司的人,那更是没有交情可言了。

    楚先知得知了对方来意之后,口中说着尽力帮忙,不过他却是不能回监察司,毕竟他现在是红山教的监察员,岂能不管不顾的贸然回去。他能跟监察司进行联络的方式,也只剩下书信一道了。但是书信的效率,又哪里有当面交谈来的快。这五六天过去了,洪涛和洪波,依旧没有得到楚先知的好消息。

    而且在这期间,这封任命书,也是越传越开,越传越广。恨不得整个荆州的人,都要知道了。

    “不行,我要去找他们。”

    洪波起身,他到不是觉得丢脸,他是怕自己这个侄子,和孙子会出什么事情。

    “胡闹,你去了能做什么?你能把他们带回来吗?”

    洪涛拦住了洪波。若是真这么简单,洪涛又岂会不去做。

    若想让监察司交人,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红山教高手尽出,以实力来逼迫对方屈从。但是洪涛并不知道杨东方已经离去,他考虑的时候总是会把杨东方之前带来的那些人手,全部算入进去,这么两厢对比,红山教完全是弱势的一方。

    而且监察司代表的是朝廷,你就算是一时胜了,你能一直胜下去吗?

    “那我们什么都不做吗?”

    洪波觉得自己需要做些什么,否则心里不踏实。

    “做什么?你若是去了,他们才真的有危险呢。”

    其实洪波也清楚,监察司这么做,最重要的目的,就是牵制洪涛和自己。自己现在去了,其实等于落入了对方的圈套。

    “那我们该怎么办?”

    洪波还是觉得自己该做点什么。

    洪涛想了想,也是没有好主意。虽然监察司这举动不地道,有违江湖道义,坏了江湖规矩。但这也只是自己这边这么认为,如果换个角度,可能其他人还以为这是个恩惠呢。毕竟监察司的统领职位并不低,在监察司中也仅仅次于司长和左右二使,许多江湖人都想着进入监察司,而他们的目标,就是统领。

    这完全是一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情。

    两兄弟闷坐了许久,最后洪波因着门派的事情离去。虽然家人的事情大,但是门派的事情也不小。现在一边乱了,另一边可不能再不安定了。洪波去了之后,洪涛依旧在屋子里,他在想着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怎么样能将自己儿子一家人给平安救回来。

    同时他也有了反思,之前因为自己儿子顽劣,导致他对这一家人关心有些不足。否则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这时楚先知走来,还未进门就先道喜。

    “恭喜恭喜!洪掌门生了个好儿子啊!”

    什么叫生了个好儿子?自己儿子什么情况,洪涛最清楚不过。对方如此说辞,肯定是监察司又在搞什么动作了。只不过洪涛实在是想不通,监察司都已经让自己儿子任职统领了,难道还能高出什么事情来不成?这楚先知今日还没进门就道喜,洪涛心里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这肯定是又是发生了什么事?

    “楚兄,我这喜从何来啊?”

    楚先知大笑:“洪兄,你儿子被任命为了监察司统领,监察室决定要好好举办一个任命仪式,已经开始遍请武林通道了!”

    “什么!”

    洪涛又惊又气!这监察司还真是要将事情做全套啊!不仅要绑架自己儿子一家,还要弄得人尽皆知,还要让自己那个傻儿子,在众人面前出丑!要是自己儿子真的是监察司说的那样,贤德智慧,洪涛巴不得他有个好的着落。

    楚先知看出了洪涛的不满和气氛,不过楚先知终究是监察司的人。胳膊肘不可能往外拐。

    “洪兄你可真是的。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这么一惊一乍的!”

    洪涛心想,这哪里是我要一惊一乍!分明是你们欺人太甚!

    “楚兄,你难道是来那我寻开心的吗?”

    楚先知闻言,眉头一皱。

    “洪兄何出此言,我是真心在祝贺你,你怎么说起了这样的话!

    洪涛大怒:“你修在这里装模作样,我那儿子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

    楚先知当然知道洪守礼是个什么情况,或许一开始他真的不知道,但是随着他与监察室书信的往来,监察司又怎么会不说明,不告知他!

    “哈哈哈,洪兄当真是性情中人。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楚先知赶紧换了副面孔,一脸笑嘻嘻的样子。而后继续说道:“之前我还不信,现在我却是完全输了。”

    “什么不信?什么输了?”

    楚先知这话说的明明奇妙,洪涛一时没有明白过来。

    “之前我曾和司长大人打赌,说洪兄会顾全大局,不会儿女情长。但是纪司长却是说,洪兄不会放着他儿子不管,尤其是他儿子让他丢脸的事情,他更是不会允许发生。”

    洪涛听完,心里一阵冰凉。

    “看来是我输了,纪凡司长猜对了。”

    楚先知继续说着,注意着洪涛的表情。

    洪涛此刻双眼有些无神,他不是因为对方猜中了他的心思,而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在乎自己的脸面。

    “洪兄放心,只要你们红山教肯和我们监察司好好合作,日后的荆州,仍旧是你红山教的。”

    “你是说?”

    “洪兄,我监察司只是要收集消息,以防再次发生当年魔教之事。红山教我是了解的,绝对不会是那种作恶的门派。自然也不会成为武朝的敌人。与其说我们现在敌对,不如说,我们还没有找到共同的目标。”

    楚先知说着,洪涛思考着。

    “其实荆州也好,其他的州郡也罢,我们监察司不过是一个朝廷的眼线。我们不想收服谁,更不想压制谁,我们更希望的是能有朋友。”

    “我们能做朋友?”

    楚先知反问:“不然呢?难道要做敌人不成?”

    监察司不可能在每个州郡,都布置与当地最大门派相对应的人手。那样就算掏空武朝的家底都办不到。

    而杨东一设立监察司的目的,也不是要消灭所有的江湖门派,而是掌控。只要掌控就足够了。监察司与地方门派也不是对立,而是共荣。只有这样,监察司才能在武朝所有的州郡都设立据点,掌控着每个州郡的情报。

    如今红山教虽然看似处在弱势,监察司有能力将之消灭。但是这也只是荆州。如果放眼到整个武朝呢?总不可能将所有的超级门派都消灭干净吧!如果能的话,怕是武朝也早就这么做了。

    “洪掌门放心,刚才我的话只是开玩笑,纪司长绝不会搞什么宴席,让洪掌门难堪的。”

    一打一拉。高明的手段。

    洪涛心在动摇,他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在众人面前出丑,他更不想让红山教陷入险地。如今看来,监察司或许并不是自己之前想的那么可怕,说不定,合作是一条不错的选择。

    “你是在代表监察司?还是在代表你自己?”

    如果要谈,自然是要对等的谈。随便一个虾兵蟹将,洪涛就算跟对方谈了,又能如何?

    “洪兄,你也清楚我的实力,你觉得我就是个监察员不成?”

    洪涛听完哈哈大笑,是了。堂堂至臻境界高手,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小小的监察员。这人当初留在红山教,就是存与自己对谈的心思。

    “楚兄,看来我们今日要好好谈一谈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又谈了许多,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监察司和红山教之间日后如何相处。在荆州,那些事情还是红山教掌控,那些事情监察司会插手。

    而两人相谈的事情,没过多久,就已经传到了诸位长老的耳朵里。有的人开心,有的人不解,有的人想风怒,有的人想尽快知道这两人谈了什么。

    而与此同时,红山教还来了两位“客人”。

    “师父,徒儿不孝,劳您老担心了。”

    成非说着拜倒在地,慕容无咎赶紧将其搀扶起来。

    “快起来,快起来,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慕容无咎知道九仙山被人一把火烧了,但是他不知道自己这徒弟是个什么情况?是被监察司捉到了?还是逃跑了?

    “这位是?”

    慕容无咎指着旁边的宁不凡问着。

    “晚辈宁不凡,拜见慕容老前辈。”

    宁不凡在这里一点也不托大,礼貌得体。

    “原来是宁公子,快请坐。”

    慕容无咎客气的说着,他显然是不了解,眼前这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徒儿,你那其他几个师弟可好?”

    慕容无咎关切的问着其他人。

    “他们都很好,只是最近怕是不能回来看望几位师叔师伯了。”

    慕容无咎听完神色有些暗淡,九仙山的这些弟子们,如今不能向往常一样光明正大的回到红山教了,但红山教如今又何尝不是自顾不暇,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还要过多久。

    这时一个弟子忽然创了进来,而后在慕容无咎的耳朵旁边耳语了几句。只见慕容无咎的神情从开始的惊奇,到后来的不解。

    成非是慕容无咎的弟子,自然不会偷听这人在向自己师傅的耳语。但是宁不凡却是不管这些的,他运足了功力,仔细且认真的听着,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不好看。

    </br>

    </br>

    ();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小说站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