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站笔趣阁,这两天调整服务器,显示异常|www.xsz.tw

|

小说站笔趣阁 > 仙侠修真 > 南山种仙 >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先生曾说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先生曾说

    先天种灵顾名思义就是指一出生便已经将灵种种下踏入种灵境之人,他们这一类人无疑是受上天眷顾的宠儿,省去了常人种灵最为痛苦的过程以及时间,但是凡事有利则必然有弊,正是因为他们省略掉了这痛苦的过程所以先天种灵的人会比一般的种灵境少了一分沉淀,而这一分沉淀在未来他们冲击破妄之时就会显得尤为重要。

    随着比赛的开始,巧凤看着挥舞着骨鞭的火媚儿,眼睛中露出了几分畏惧之色,她年纪毕竟还是太小了,即使有苏先生常伴于身侧但是终究缺少了一些实战的经验,这也是为什么苏先生会让她来参加这次比赛的原因。

    “小妹妹,得罪了!”火媚儿低喝一声,见其手腕忽然一扬,那条拖在地上的骨鞭便犹如被赋予了生命一般变得灵动起来,一条宛若灵蛇的虚影向着巧凤袭去。

    这场战斗无疑是惹得四方瞩目的,孤影对于凤儿的这一场比试也非常关注,毕竟谁能想到自己当初随手扶起的一个小丫头居然还是与自己同等境界的修士,如此想来即使当初自己不做什么对方也不见得会受伤吧。

    “先生曾说,伞因有骨,以御寒风;人因有骨,以过西东。”看着向自己袭来的骨鞭,巧凤从自己的身后掏出一把淡粉色的小油纸伞握于手上,然后低声说道。

    刹那间,只见骨鞭已然而至,眼看就要抽到巧凤那肉嘟嘟的精致小脸上之时,火媚儿的骨鞭忽然停住了,而巧凤的油纸伞此时正顶在了骨鞭上的一处,仅仅一下便让火媚儿的骨鞭失去了刚才的灵动之感。

    火媚儿见状眉头一皱,白哲如玉的手往后一扬将骨鞭收了回来。刚刚那一击不过是她的一次试探,但是她本以为即使巧凤有些本事也得在自己这一击之下让步,可是不曾想对方仅仅是拿出油纸伞朝着自己的骨鞭上轻轻一点便化解了这一次进攻,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的这一招居然还有这如此致命的缺点。

    “好厉害的分析能力。”孤影在台下喃喃道,这凤儿平日里看起来迷迷糊糊的,没想到在拆解招式上却拥有着如此独到的见解。

    不过与其说是凤儿能力的惊人,更应该说的还是自己身旁这位苏先生教导方式的出众。孤影用余光打量了一下在自己身侧的苏先生,只见其正轻轻挥动着手中的折扇,脸上还是如之前一般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眼看自己一击未中,火媚儿这次算是真正收起了轻视巧凤的心思,将对方放在了与自己能力持平的高度,她的双眸中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红色,这是她所学的功法所致,一旦使用表示她要开始认真了,这是对对手的尊重,同时也是她即将要发起势如暴雨般攻击的前兆。

    “小妹妹你很厉害,姐姐这次要认真了。”火媚儿淡淡说道,手中握着缠绕了几圈的骨鞭如同一条躁动的灵蛇,似乎只要火媚儿一撒手它便会冲上前去撕咬眼前的猎物。

    巧凤无辜的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虽然刚刚成功破解了火媚儿的一击,但是这并不代表着她心中的恐惧已然消散了,相反看着如今变得更加认真的火媚儿,她眼底的惧怕之色更加浓郁了。

    “幽蓝如梦,万磷朝空!”只见火媚儿携着骨鞭俯冲而来,而她的骨鞭之上居然燃起了湛蓝色的火焰,这绚丽的颜色给人们的视觉造成了强烈的冲击。

    “磷火?”孤影自语道,对于孤影来说磷火并不少见,记得小时候与姐姐林婉溪漫步在山林间时就经常会看到这种湛蓝色的火焰漂浮在林中深处,起初他还会害怕,以为是撞了邪,后来林婉溪告诉他那是磷火,是动物的尸体腐烂时产生的东西,所以孤影如今对于火媚儿骨鞭上的火焰并不觉得陌生。

    “先生曾说,火是起源亦是终点,万家灯火是生命的聚集,孤坟冷焰是生命的离去。”看着火媚儿手中的骨鞭上那动人的磷火,巧凤若有所思的说道,随后只见其撑开那淡粉色的油纸伞,握着伞柄在自己身前轻轻一划,划出一徐清风。

    “先生曾说,若火是生命,那么风便是火的游历,风帮助火成长,火借着风去往远方。”巧凤一边说着一边将身前的那徐清风朝着迎面而来的火媚儿送去,她说话的声音有些颤抖,让人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她身上的恐惧,所以她一直引用着自己先生曾经说过的话以此来为自己壮胆大气,因为在她的心中,只要先生在那么一切事情都将不再是问题。

    那缕清风拂过火媚儿的脸颊,如同摇晃蒲扇打出的微风一般没有任何的威力,甚至火媚儿还觉得这微风打在脸上还有些许的舒适之感,就在她正疑惑巧凤这一击为何如此虚弱之时,忽然她只觉得自己手中的骨鞭传来了一丝异样。

    就在她低头之时猛然发现,骨鞭上的磷火居然在刚刚那缕微风的牵引之下变得愈发的旺盛了,甚至旺盛到连她都有些无法控制的地步,当下的情况给她的选择只有两个,要么停止攻击控制住骨鞭的火势,要么继续攻击最后引火自焚。

    一念至此火媚儿不得已停了下来疯狂运转修为去压制骨鞭上那不断蔓延的火焰,一时间竟然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先生曾说,行一步而知千里,莫以路遥而畏之。”巧凤再次说道,此时她眼中的畏惧之色已然减淡了不少,只见其小足点地朝前轻轻一踏,油纸伞就这么靠在肩上,宛若夏季出游的女孩一般,带着几分优雅与俏皮朝着火媚儿走了过来。

    而此时还在压制磷火的火媚儿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巧凤,眼中闪过一丝慌乱,这一战她打的很憋屈,自己大开大合的功法招式在巧凤面前都只是刚刚用出来便已经胎死腹中,而对方所做的要么是轻轻一点要么就是随手一划,嘴里念念有词的说着她那位先生说过的话,仅此而已就已经把自己逼进了此般田地。

    “先生曾说,人们喜爱春的生机,夏的灼热,秋的丰收,却唯独不爱冬。”巧凤走着说着,而眼中也开始逐渐泛蓝,脸上的表情也开始变得肃穆起来“因为冬是寂灭的白,是透骨的寒,是世间生机的凝固,所以人们不喜爱它。但是冬却也是傲然的,那积雪下埋的是秋籽,那寒风中送的是夏暑,而那冰层下孕育的则是春生!”

    随着巧凤话语渐落,被其踩过的青石板凝结出了一层淡淡的寒霜,形成一个个白色的脚印,这些脚印在这盛夏的午间显得格外的耀眼,而阵阵清寒也从场中逐渐散发而出,甚至不少站在前排的观众都打了一个寒颤。

    “此此女具有仙根!”邱月喃喃自语道,要知道巧凤如今还只是种灵境便能说话间影响周遭节气的运转,这日后若是成长起来,挥手间岂不是万里寒冬?

    “先天种灵已然难得,居然还身具仙根,此女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睨兽拍了拍他圆滚滚的大肚子感叹道。

    “不知道以其这样的天资,到时候醉梦缕还吃不吃得下,估计三宗到时候也会出来抢人吧?”邱月再次说道,虽然半年后说是十二楼之一的醉梦缕这一家来南域招收弟子,但是背地里三宗十二楼必然也会派人过来暗夺人才,毕竟自从魔教覆灭,三宗十二楼瓜分天下以来一直如此,所以大家也都习惯了。

    “难说,毕竟仙根即使放在三宗之内那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醉梦缕想要让巧凤顺利入门怕也得费些心思。”睨兽点头说道,在他看来巧凤入三宗之一那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多少年没有看到三宗十二楼抢人了,还真是有些期待呢。”邱月有些兴奋的搓了搓手说道。

    “届时再看吧,或许苏先生还不愿意放人呢。”黄青青忽然开口说道。

    一提到苏先生场中一下子噤声了,显然苏先生的名字即使是放在他们这个破妄境的群体之中也是十分受用的,没有人知道苏先生是何时来的祁城,同样也没有人知道这位苏先生到底来自哪里,他就如一个谜团一般在这祁城中授课却又不收半点酬劳,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破妄境敢去招惹他,也正是因为他才让黄青青这个外来的破妄境坐在了祁城第十把交椅上,而没有再去多加一把。

    场下的战斗此时也已经进入了尾声,只见巧凤拿着油纸伞乖巧的站在火媚儿的身前,但是对方此时却无法动弹,而火媚儿的那条骨鞭此时已经不再冒火了,因为那条骨鞭连同其上的火焰以及她的右手都被巧凤一起冰冻在了地上,形成了一根冰柱。

    一只手被冻住的火媚儿此时能做的也只是待在原地,因为以她现在的能力根本无法破开巧凤的冰柱,无奈的同时看向巧凤的眼神也变得有些怪异,毕竟谁能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这么丁点大的小女孩给打败了呢?

    盯着身前矮了自己半截的巧凤看了良久,火媚儿这才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我输了!”

    巧凤闻言立马露出了欢喜之色,甚至开心的蹦了起来,朝着台下苏先生的方向比了一个耶的手势,显得很是娇憨可爱,倘若不是火媚儿此时还被她冻在身前,众人也很难将她与一个种灵境的修士联想在一起。

    “我宣布,八十进四十最后一场比赛的获胜者是巧凤!”

    </br>

    </br>

    ();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小说站笔趣阁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