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小说站,这两天调整服务器,显示异常|www.xsz.tw

|

小说站 > 都市言情 > 金玉帝凰 > 正文 第226章 覆灭

正文 第226章 覆灭

    他是第二代荣国候,从小到大,所作所为,全循着他爹的模式,是完完全全的守成之将。没有太大的开拓创新能力。却也从没有犯过错误。

    自从他妹妹入宫,尤其是生下三皇子之后,他的人生,就开始偏离自己的初衷,越来越不受控制了。

    后来,裕王拿着一大摞各式各样关于他的妹妹、母亲的罪证,来要挟他,让他把常朝迎回去做儿媳,并一直给她庇护。

    那些足够置他们荣国侯府于万劫不复之地的罪证,才让他切切实实感觉到了,不管他如何小心翼翼,他一样会跟着万劫不复。

    那时候,他虽然答应了要庇护常朝,让裕王放过了荣国侯府,可他也从此做好了随时可能被抄家灭门的心理准备。

    所以,此刻的他,反倒是最淡定的。

    本来想将去攻庄子的人撤回来,却收到斥候回报,说他们已经被困死在庄子里,那两个阵法师也被杀了。

    主要兵力被困,又无法从别的地方借兵,面对的还是一群没有思想只知道执行命令的“石头人”。李云奇从未如此紧张过。

    避其锋芒,是最好的选择。所以李云奇带着手下仅有的五千多人,分成了五个组,从不同方向扰乱棋山大营的兵士们,着重吸引兵力的注意力,打一会儿就跑……

    常朝看着,忍不住给李云奇竖了个大拇指。

    不愧是老将,格外懂得审时度势。到时真的能够拖住这些人,给三皇子他们争取足够的时间。

    可惜,他的对手是萧亦然。不是棋山大营的那群特殊人群。

    三皇子他们能跑,萧亦然手底下的暗卫更擅长追踪。

    而且,接到的命令是,杀无赦!

    白桦他们的速度极快,很快就将三皇子他们一行人堵在了一条河边上。

    “大胆,萧亦然他是不是疯了,我是三皇子,他敢谋杀皇室成员!不怕被诛九族吗?”三皇子见前后的路都被封死了,惊惧大吼。

    白桦嘲讽一笑:“诛九族?主子的九族不是在十几年前,就已经被你们皇族给诛了吗?现在用这种理由来威胁他,是不是有些可笑了?”

    三皇子大吼:“你胡说。萧亦然的爹娘明明是裕王杀的!萧亦然不杀了常朝报仇就算了,竟然还……”

    白桦忍无可忍,手中飞刀直直朝着三皇子飞去!

    “啊——”三皇子一声惨叫,剩下的话也全吞进了肚腹之中。

    “说起来,这件事还得谢谢那些放出谣言的人。主子早就怀疑他父母的死另有原因。有人放出是裕王所杀的谣言,偏偏主子反其道而行之,故意跟郡主亲近,那真正的凶手哪里还能坐得住,他们自乱阵脚,主子自然就有迹可循了。”白桦说着,故意去看老夫人。

    老夫人果然面色“刷”地苍白了!

    “这不可能!”

    “裕王若真的是凶手,三岁就将主子接到了裕王府,他有无数机会可以废了主子,为什么还要把主子培养得如此出色?”白桦冷笑着,微微一抱拳,倨傲地说,“老夫人,你就是放出谣言的人吧?属下在此,谢过老夫人相助之情了。”

    老夫人气得一口老血差点儿喷了出来。

    当时这个谣言传出去,是为了压下荣国侯府偷常朝嫁妆的谣言,目的也算是达到了。可是,却并没有能够改变荣国侯府的处境,反而让萧亦然有机会查到真凶!

    “真凶到底是谁?”老夫人瞪着白桦,恶狠狠地问。

    “你有什么资格问?”白桦觉得废话足够了,抬手一挥:“杀!”

    周围的暗卫手中的弓弩一齐发出,冲着他们几个就飞了过去。

    三皇子眼睁睁看着弓弩朝自己飞来,猛得拉了一把他旁边的倾城公主,挡在了自己身前。

    “噗!”弓弩的力道非常强大。直接从倾城公主的身体穿出,射入了三皇子的体内,将两人往后推着倒退了好几步。

    倾城公主凄惨一笑:“皇弟,这就是你说的护送我离开,让我帮你报仇吗?”

    “皇姐……”三皇子痛得声音都变了调,“我们根本都逃不掉。都是萧亦然!”

    “萧亦然我恨。但是你,我也恨。”倾城公主艰难地转过身,抬起手,想给自家弟弟一巴掌,可最终还是颓然的放了下去。

    “下辈子,但愿我们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从小到大,母妃一直教育她,要以自家弟弟为重,因为他们的命运是绑在一起的。只有弟弟成功了,她日后的日子才能活得肆意。

    可是她牺牲了一切,拼尽一切努力去为他争取,甚至不惜搭上了自己的性命。结果又如何呢?

    比起三皇子和老夫人,李子严倒是死得格外平静,甚至临死前,还对着白桦说:“你帮我带句话给常朝,她这一辈子,都是我的妻子。”

    白桦撇了撇嘴。心里暗骂:李子严,你是脑子有病吧?郡主当初在你们荣国侯府过的什么日子,你自己不清楚吗?怎么有脸说出来这种话的?你以为自己装个神情,就真的成了情圣了吗?

    “在这世上,能配得上郡主的,只有我家主子,你算什么?”白桦冷笑,“别说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你都没有任何机会。”

    李子严不甘心地吼了一句:“她是我的妻子,她是我八抬大轿亲自娶回去的。不是你一个奴才说不是就不是的。”

    “有病!”白桦骂了一句,直接一箭封喉。

    这边结束,白桦带着人飞速赶了回去。

    正好看到萧亦然活捉了李云奇。

    “主子,幸不辱命,无一人生还。”白桦让人将几具尸体扔在了李云奇面前。

    “去埋了吧。”常朝没忍住,开口道。

    实在是,没想到他们就这么死了。

    “子严!”齐诗诗被人押着过来,大叫一声,扑了过去。

    “常朝,你个蛇蝎毒妇。你居然杀了子严。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怎么下得去手的?”齐诗诗哭喊着,整个人似乎都陷入了一种癫狂的境界。

    她努力了这么久,放下身段,委曲求全,甚至连自尊都不要了。最终,却依旧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她不甘心!

    她长得颜美条正,又智慧超群,也曾经将常朝牢牢的踩在脚底下,让她一点儿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可是,凭什么,凭什么她现在又要一无所有,常朝那个贱人却能够高高在上地站在一边嘲笑她?!

    她不甘心!非常非常地不甘心!

    常朝见齐诗诗愤恨地瞪着她,皱眉开口:“齐诗诗,你真的喜欢李子严吗?我可以告诉你。你把着李子严,永远都不可能成功,皇上要扶持的是二皇子,只有余家人,才有跟太子争的能力。李家,早就已经是弃子,今天就算不是我出手,李家照样也只能是炮灰。你可以在我面前装深情,可你能对着李子严的在天之灵,继续装这样恶心人的嘴脸吗?”

    齐诗诗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之色。随即冷笑:“你以为你说这话会让我绝望吗?我告诉你,我齐诗诗得不到的,你也永远都不可能得到。你以为你身边这个男人是你的良配?呵呵呵呵——常朝,你怕是不敢承认,你就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你们在一起,永远隔着他的父母双亲的死仇!你们在一起,一定会遭天谴的!”

    “当初放出这消息的,果然是你们。”常朝眯了眯眼睛,语气中也带了一抹狠厉。

    当初她刚刚知道这消息的时候,心里有多煎熬,别人根本无法体会。要不然萧亦然一遍又一遍的告诉她,这件事与她无关,她甚至根本无法过了自己心理那一关。

    “来人,带她走。”萧亦然感觉到常朝的情绪变化,立刻冷声吩咐了一句。

    两个暗卫上前,像拎小鸡崽儿一样,将齐诗诗拎了起来,堵住了嘴巴,拎走了。

    常朝看着齐诗诗奇葩地挣扎模样,深深叹了口气。

    就这样的女人,居然也有飞羽公子那样出色的男子,全心全意地爱着她。

    “怎么?心软了?”萧亦然突然凑近常朝,在她耳边低声问。

    灼热的气息打在耳朵上,让常朝直接打了个哆嗦,回头瞪了萧亦然一眼,不悦地冷哼:“谁说我心软的?我的心最硬了,心硬如铁。”

    “是。”萧亦然笑着捏了捏常朝的脸颊。

    “是什么是!你也觉得我心很硬?”常朝被捏的尴尬,又瞪眼。

    萧亦然笑意更浓,灿若桃花开遍天地之间。

    李云奇看着满地的尸体,早就已经心如死灰。甚至连齐诗诗都没有多看一眼,此刻看着萧亦然在他面前笑,突然觉得,格外刺眼!

设置
背景颜色

默认

字体样式

宋体

黑体

楷体

字体大小

缩小(-)

默认

增大(+)

字体颜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绿色

重要声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收集自网络,属个人行为,与小说站立场无关。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